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th Apr 2013 | 一般 | (4 Reads)
我總會給自己一個,一個在城市行走的理由。 自己來過的最大的城市莫過於武漢了,在上大學之前,雖然也來過許多次,但是卻始終沒有一個清晰的概念。去大學找我在那裡工作的哥哥,一進校門立馬迷路,而且幾乎次次都是這樣。媽媽工作很忙,沒有時間陪我,我到現在都沒有弄明白她為什麼放心我一個人在外邊。現在想起來總還免不了苦笑一聲,如果迷失也算一種融入的話,那麼這個代價也太大了吧。 我是一個農村出身的孩子,讀高中的時候來到了位於隨州市區的隨州一中,隨州是一個典型的中小型城市,僅有那麼屈指可數的幾條街和可以倒背如流的品牌專賣店。但它卻是一個歷史文化名城,編鐘的故鄉,曾侯乙墓出土地,文獻中有“漢東之城隨為大”這個說法。每次假期結束從家裡坐車趕往學校,快到目的地的時候心裡總會有一種歸屬感,那不僅僅是對琳琅滿目的商品、嘈雜的街道、街上擁擠人流的驚羨,更是一種精神上的回歸。從農村的平房、小樓和路邊上筆直粗壯的白楊樹,到另外一個村莊,到最後看到大樓,我若有所思:城市,是一個國家的名片,是一個國家向世界展示其經濟與文化的平台。以前有無數的知識分子“下鄉改造”,現今有無數的農村人口進城打工,城市才是時代進步的標誌,城市化才是中國未來社會發展的方向。 從汽車站到學校還有一段距離,這時的我會棄公交而選擇步行,一方面是因為公交太擠,另一方面是不想那麼快的趕到學校。我也很喜歡邊走邊想,想想自己和這個城市之間那剪不斷理還亂的瓜葛,借此以拉近自己和它的距離。我不知道這是否有點“阿Q精神”。俗話說“走路”,“走路”,大概只有走,安步以當車,用自己的腳去問候大地,才能找到這種具體的感覺。 從繁華的鬧市區一路走來,眼睛已被所見所累。各種各樣打出來的“打折”廣告,街上穿短裙短褲的美女,沿途叫賣的小販……每次看到此情此景心裡總會有一種莫名的驚喜。這是為何?我想,這是一個農村孩子對城市的嚮往,對美好生活的憧憬,總是幻想著有一天自己也能融入這樣的生活。不一會就可以走過鬧市區看到路邊的平房了,有收廢品的,經營小餐館的,路邊上冬賣燒烤夏賣菠蘿的小攤,還有大卡車呼嘯而過帶起的那滾滾的煙塵。這個時候我就會買上自己的學習生活用品,我會大著嗓門和賣主們討價還價,我會吃著從家裡帶的或者是剛買的零食,會和遇到的同學攀談……城市,應該是市區和郊區並存,海納百川,有容乃大,這也應該是你的一大特徵。上海世博園區裡有很多展示農村文化、裡弄文化的展區,我很高興,我們所要的就是這樣,用大不同的文化去裝點大同的世界。 忙碌的日子總是那麼短暫,高中時代很快過去,自己也很有幸來到了哥哥工作的大學——位於武昌區魯磨路的中國地質大學。再一次進入校園我就是它的一員了,反客為主,這種異常自豪的心情真的難以言表。從容的報完名,打點好該打點的一切,望著窗外那幽暗的陌生的景色,我問自己:“這就是我即將生活學習四年或者更長時間的城市嗎?”不遠處光谷這個繁華的商業區,燈紅酒綠,霓虹燈隔著老遠仍能晃著我的眼睛。珞瑜路上車流湍急,像是一條快速移動的長龍。雖然以前也來過這個城市很多次,但這是我第一次用心地打量它,我即將成為他的一份子,融入那快節奏的生活,融入這個屬於我的城市。 軍訓結束之後,十一假期來到的時候我買了一輛自行車。此後,無論去哪,我都會騎著自行車,用車輪去親吻那走過的一寸一寸的土地,親吻這個讓我魂牽夢縈的城市。眼前景物像放映幻燈片一樣一幕一幕的在我眼簾裡劃過,摩天大樓,路邊成片成片五彩繽紛的花壇草坪,匆匆行走的行人,各種各樣的休閒娛樂場所,從身邊擦身而過的公交、轎車、摩托車,這一切的一切都在向我昭示城市的魅力。每個人都會為了生存而努力,期望在這個城市裡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城市正是因為有了這麼的齒輪才會高效的運轉起來。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城市作為時代的產物一定會變得越來越好的,我堅信。 城市,讓生活更美好,用上海世博會的宣傳標語作為我這篇文章的結束語吧,因為我覺得沒有什麼能比它更能表達我此時的感受了。

| 3rd Apr 2013 | 一般 | (4 Reads)
“還有誰會來?” “你想誰來?” 她思緒飄浮。她還想誰來?那個在嗓子眼忐忑不安的名字,她硬生生地吞了回去,苦澀、生冷。 這是初中畢業後,她第一次參加同學們的聚會,她不喜歡聽那看似熱鬧的寒暄,不喜歡看人們對時光虛偽的虔誠,不喜歡感知他人的寂寥。聚會在她眼裡不過是一群人交織在生活裡的爭相疲憊。她來,是想見他一面,看看他的改變。她來,是因為她回來了,這座虛榮浮華的城市,若干年後,她臉上會不會寫著一樣的表情? 那麼多人,她能叫出名字的不超過三個,她戲謔自己居然就來了,為了一個不知道會不會出現的人。大家稱讚她由內到外散發出的氣質,驚訝她不曾改變過的微笑,她靜靜的聽著,簡單的回答,並不細說。 他來了,她的目光輕輕從他身上掠過,像是在千萬人中不經意的一瞥,這看似漫不經心的匆匆她等了多年。他胖了,臉上的笑容明朗清晰,不復當年的靦腆。 她把目光定在K房的熒屏上,畫面流轉,她眼角的餘光偶爾蜻蜓點水般落在他身上。當年,他默默喜歡她的時候,她是那樣的孤傲,在他人面前不屑的戲謔著他的情感。等她明白過來,她已成了他年少時遇到過的一道風景。只是他不會知道,一開始她就喜歡著他,孤傲與不羈的個性讓她以一種尖銳的方式宣告著內心的獨白,尖銳的免不得是要傷人的,那是過分自信也是過分的自卑。 她清晰地記得臨近畢業,他送她回家,以一個同學的身份,他們一直是同學。她坐在他身後,內心瘋狂地長出掙扎的枝枝蔓蔓,那些枝蔓沿著她每條神經線不斷的攀爬,不安分的因子騷動著身體裡的每一個細胞,這讓她臉紅心跳。她想從身後環著他的腰,想把頭埋在他身上,聞他身上特有的味道,哪怕只是短短的一秒鐘。當她還在躊躇,家已經到了,她看見那瘋長的枝蔓一下子枯了,萎了,它們將化成糞便從她體內排出,隨著馬桶“匡啷”的一聲衝散不見。那聲響帶來的不快在她體內迅速的蔓延,她像是逃避一場災難急急地從車上跳下來,他叫住她,遞給她一本書,巴金的《散文集》,那是她很久前借出去的書,什麼時候已經在他手上了?她想起《似水年華》英說的一段話:烏鎮一共有七座橋,每一座橋都可以過這條河,都可以到達同一個地方。我第一次來的時候,你就跟我說過。當時,我就應該明白,我從這裡只會走回到同一個地方,那就是我自己。所以謝謝你。謝謝你,她在心裡說。 他走出K房。他是回去了嗎?就這樣回去了嗎?她內心是墜墜的失落感,這失落感差點讓她窒息。他再次出現,身後跟著一名女子,旁邊的同學告訴她,那是他女友。她與他目光交接,彼此微笑。她內心泛酸,在這之前她還在想,今晚要讓他載自己回家,這次要勇敢地環著他的腰,把頭埋在他身上,聞他身上特有的味道,跟他說謝謝。只是他身後出現的女子,讓她再也無法勇敢起來。 她和身邊的同學划拳喝起酒來,她無法妒忌,只能生自己的氣,一杯杯的灌自己,胃翻滾得難受,那冰冷的液體在她肚裡結冰,迅速堆成一座冰山,壓在她整個胸口上。她看見他把一瓶瓶啤酒放在她面前,看見他拿起話筒唱歌,聽見他說笑的聲音……這些零碎的場景交錯成一副不真實的假象。他是否已經有了這個城市的表情,一如這座城市一樣無聊不安?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當她聽見,“千年之後的你會在哪裡,身邊會有怎樣風景……”,像當年一樣,她流著淚逃避災難般離開了現場……

| 14th Jul 2012 | 一般 | (4 Reads)
因為駱駝都有駝峰,當干季來臨、缺少食物時,駱駝就靠從駝峰裡吸收脂肪來維持生命。它的腳又肥又大,腳下墊,適於在沙上行走;鼻子可以開閉,適合的抵抗風沙的侵襲;它的眼睛構造也可以避免刺眼的太陽光照。所以,它就能在沙漠中生活自如。

| 7th Jul 2012 | 一般 | (4 Reads)
“還有誰會來?” “你想誰來?” 她思緒飄浮。她還想誰來?那個在嗓子眼忐忑不安的名字,她硬生生地吞了回去,苦澀、生冷。 這是初中畢業後,她第一次參加同學們的聚會,她不喜歡聽那看似熱鬧的寒暄,不喜歡看人們對時光虛偽的虔誠,不喜歡感知他人的寂寥。聚會在她眼裡不過是一群人交織在生活裡的爭相疲憊。她來,是想見他一面,看看他的改變。她來,是因為她回來了,這座虛榮浮華的城市,若干年後,她臉上會不會寫著一樣的表情? 那麼多人,她能叫出名字的不超過三個,她戲謔自己居然就來了,為了一個不知道會不會出現的人。大家稱讚她由內到外散發出的氣質,驚訝她不曾改變過的微笑,她靜靜的聽著,簡單的回答,並不細說。 他來了,她的目光輕輕從他身上掠過,像是在千萬人中不經意的一瞥,這看似漫不經心的匆匆她等了多年。他胖了,臉上的笑容明朗清晰,不復當年的靦腆。 她把目光定在K房的熒屏上,畫面流轉,她眼角的餘光偶爾蜻蜓點水般落在他身上。當年,他默默喜歡她的時候,她是那樣的孤傲,在他人面前不屑的戲謔著他的情感。等她明白過來,她已成了他年少時遇到過的一道風景。只是他不會知道,一開始她就喜歡著他,孤傲與不羈的個性讓她以一種尖銳的方式宣告著內心的獨白,尖銳的免不得是要傷人的,那是過分自信也是過分的自卑。 她清晰地記得臨近畢業,他送她回家,以一個同學的身份,他們一直是同學。她坐在他身後,內心瘋狂地長出掙扎的枝枝蔓蔓,那些枝蔓沿著她每條神經線不斷的攀爬,不安分的因子騷動著身體裡的每一個細胞,這讓她臉紅心跳。她想從身後環著他的腰,想把頭埋在他身上,聞他身上特有的味道,哪怕只是短短的一秒鐘。當她還在躊躇,家已經到了,她看見那瘋長的枝蔓一下子枯了,萎了,它們將化成糞便從她體內排出,隨著馬桶“匡啷”的一聲衝散不見。那聲響帶來的不快在她體內迅速的蔓延,她像是逃避一場災難急急地從車上跳下來,他叫住她,遞給她一本書,巴金的《散文集》,那是她很久前借出去的書,什麼時候已經在他手上了?她想起《似水年華》英說的一段話:烏鎮一共有七座橋,每一座橋都可以過這條河,都可以到達同一個地方。我第一次來的時候,你就跟我說過。當時,我就應該明白,我從這裡只會走回到同一個地方,那就是我自己。所以謝謝你。謝謝你,她在心裡說。 他走出K房。他是回去了嗎?就這樣回去了嗎?她內心是墜墜的失落感,這失落感差點讓她窒息。他再次出現,身後跟著一名女子,旁邊的同學告訴她,那是他女友。她與他目光交接,彼此微笑。她內心泛酸,在這之前她還在想,今晚要讓他載自己回家,這次要勇敢地環著他的腰,把頭埋在他身上,聞他身上特有的味道,跟他說謝謝。只是他身後出現的女子,讓她再也無法勇敢起來。 她和身邊的同學划拳喝起酒來,她無法妒忌,只能生自己的氣,一杯杯的灌自己,胃翻滾得難受,那冰冷的液體在她肚裡結冰,迅速堆成一座冰山,壓在她整個胸口上。她看見他把一瓶瓶啤酒放在她面前,看見他拿起話筒唱歌,聽見他說笑的聲音……這些零碎的場景交錯成一副不真實的假象。他是否已經有了這個城市的表情,一如這座城市一樣無聊不安?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當她聽見,“千年之後的你會在哪裡,身邊會有怎樣風景……”,像當年一樣,她流著淚逃避災難般離開了現場……

| 30th Jun 2012 | 一般 | (4 Reads)
有一天清晨醒來,聽著窗外男子的吆喝孩子的歡笑女子的抱怨以及一切的鍋瓢碗盤的碰擊聲,忽然覺得做個平凡的女子,多麼幸福! 平凡的女子相信平淡才是生活的本原。轟轟烈烈或者纏綿悱惻的愛情只是青春的一般的激情,終將會隨著歲月的消逝而變淡變得模糊,直至有一天相擁而泣,不是不愛,是愛得太累太深,所以注定要分開。 平凡的女子,彷彿靜坐於睡蓮之上的佛陀,早已看破一切的苦難與幸福,而全心融入世俗的生活,願意從此低地塵埃裡,但仍能開出一朵花來。 平凡的女子相信相守相依至白頭坐看日暮才是真愛。不管生老病殘貧富貴賤,一生不離不棄,牽上了你的手,便是一輩子的承諾,從此遠離五光十色的夜生活,從此遠離職場的爭鬥與虛偽,把一顆幾乎遍及每個角落的心收攏為小小的一顆,小到只有一個男子,一個家。守候一個男子,一輩子的歡樂悲傷都關乎於他,所謂的理想與追求都推後,只為他生兒育女操刀持家。 生活至淡才是真,每天開門便是那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其實也沒什麼不好,人生本來就是如此。放得下,看得開,平凡的人生就像是一杯白開水,無味卻至清至純。 做一個平凡的女子,把一切的光環與榮耀都還給給歲月有,從此甘心在油煙肆虐的狹窄空間裡把青春消磨。 做一個平凡的女子,把所有的夢想與追求都推後,從此甘心圍著一個男人轉,一生都只沉浸在他所帶來的歡樂裡。 做一個平凡的女子,為了心底那串長長的思念,從此以後牽上你的手。隨你海角天涯,直至白了相擁看日落。 因為有愛,所以甘心做一個平凡的女子,從此以後低到塵埃裡!

| 23rd Jun 2012 | 一般 | (4 Reads)
下班回到家,剛準備做飯,他變戲般從身後的手裡拿出一瓶蘋果醋在我眼前晃:“瞧,我給你買的蘋果醋。”轉身,餐桌上放著一箱蘋果醋。 剎那,一種溫暖洋溢在心。 只因我昨晚一句不經意的話,他卻記在了心裡。昨晚辦公室的同事們一起去吃飯,梁老師提來一箱蘋果醋,喜歡淡淡的蘋果味中的一絲酸味,回家對他隨便說了一下,沒想他記住了。 眼前的這個男人,與他相識的點點滴滴,在歲月裡綻放如花…… 他比我高兩級,第一次在車上相見,總感覺有一雙眼睛在注視著我,下車時他不知鼓足了多大的勇氣,紅著臉問我:“你也在師範上學?” 開學後,他的信箋雪花般飛來,十七歲的我,被他的赤誠所感動,但我深知自己上學的不易,父母辛苦勞作,同時供我和兩個哥哥上學。父母每天辛勤勞作,勤儉節約,恨不得把一分錢當成兩分來用,我們兄妹讀白了父母的頭,讀彎了父母的腰,讀完了家裡的羊。我能做的,就是在學習上努力再努力,勤奮再勤奮。 在雪花紛飛的冬季,我用信箋告訴他:“緣分無約,如果有緣,以後還會相會。學習的時間勿打擾。” 他比我高兩級,畢業後留在了小城。兩年後,我也留在了小城。 小城雪花紛飛的日子,他捧著一大束火紅的玫瑰如期而至,笑吟吟地說:“緣分無約。” 我牢記著同時們說的話,女怕嫁錯郎,於是變著法子考驗他。 工作一年後,我去鄉下學校執教,我和一起的好朋友想了一個法子,騙他說我病了。下午,我和好朋友正在打牌,他突然出現了,風塵僕僕,從六十里多遠的路請假趕來,臉上寫滿了焦急。 他給我來鄉下過生日,通往鄉下的車一天只有一趟,車上人特多,為了不壓著生日蛋糕,他一路站著,右手緊緊抱著蛋糕,看到蛋糕完好無損後他臉上憨厚的笑容,那一刻,我真的很感動。 在小城五月,滿樹櫻花盛開的季節,我和他攜手踏上了婚姻的紅地毯。 婚後,他很體貼我,因我怕涼水,洗的衣服他全包了。 暑假回老家,正值割麥季節,他去割麥,卻讓我休息。一個假期下來,臉曬得黝黑,他風趣地說:“今年的鍛煉很徹底。” 我喝了一口蘋果醋,甜甜的蘋果味沁人心脾……

| 16th Jun 2012 | 一般 | (4 Reads)
每次面對斷壁殘垣、枯籐老樹,總有種莫名的悸動;每次觸摸古寺銹鍾、破門頹牆,總會勾起斑駁點點的記憶;每次目睹柳殘花敗、雲冷星隕,總會生出難狀的愁緒;每次路過庭院深深一蓬秋草,石階滿苔。總會駐足停留,忍不住多看幾眼……那種似曾相似的感覺,它像極了什麼,我想不起。 每次讀到蘇軾的那句“荷盡已無擎雨蓋,菊殘猶有傲霜枝”,心中總會掠過絲絲陰雲,悲憫花的易逝,又為那不畏風霜的風韻而頂禮膜拜,它像極了什麼,我總是想不起。 每次品茗那首《憶圓明殘景》,總會觸動我的靈魂。是因為它的滄桑?還是歷史的罪惡?似乎都不是,它像極了什麼,我真的想不起,只是情不自禁地吟誦,“頹園廢景草石叢/斷柱殘橋陌上塋/樹影空煙人覓跡/梳林野雨路泥行/折松敗柳暝幽靜/蚱蠓蕪蒿鴉雀爭/秋窗淒風寒湖葦/香憐菏瓣落浮萍”……不知何時,早已泣不成聲。 夜深人靜時,一個人難以入眠,腦海中總會浮現徐志摩的《殘破》,“深深的在深夜裡坐著/閉上眼回望到過去的雲煙/ 啊,她還是一枝冷艷的白蓮/斜靠著曉風,萬種的玲瓏/但我不是陽光,也不是露水/我有的只是些殘破的呼吸/如同封鎖在壁椽間的群鼠/追逐著,追求著黑暗與虛無!”。描寫地如此惟妙惟肖,它真的像極了什麼,我怎麼想不起。 一陣風吹過,飄出淒清的簫聲。簫聲夾著冰泉之氣,忽如海浪層層推進,忽如峽谷一陣旋風,急劇而上,忽如深夜銀河靜靜流淌…… 簫聲清麗,忽高忽低,忽輕忽響,低到極處之際,幾個盤旋之後,又再低沉下去,雖極低極細,每個音節仍清晰可聞。“花謝花飛花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漸漸低音中偶有珠玉跳躍,清脆短促,“花開易見落難尋,階前悶殺葬花人,獨倚花鋤淚暗灑,灑上空枝見血痕……”,此伏彼起,繁音漸增。“明媚鮮妍能幾時,一朝飄泊難尋覓。……花魂鳥魂總難留,鳥自無言花自羞……”,先如鳴泉飛濺,繼而如群卉爭艷,花團錦簇,更夾著間關鳥語,彼鳴我和,漸漸的百鳥離去,春殘花落,“……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但聞簫聲淒淒,若有若無,終於萬籟俱寂。簫聲停頓良久,我這才如夢初醒。 這就是我所久久尋覓的感覺,是的,它像極了薄命紅顏,花落隨水流。正是靈魂與靈魂的交匯,才讓人心生感傷與淒苦。

| 9th Jun 2012 | 一般 | (4 Reads)
冬季的夢囈 作者 塗湘奇(塗相奇) 冬季時令位於高山之巔 從雪光中飄落寒冷的思緒 自那條流行潔白圍巾 隨人流消逝後 你便憔悴成一根啞笛 孤零零地橫亙在 冷瑟瑟的柳枝頭上 春潮上漲之際 風不再寒冷 雨不再抽泣 從唰唰的音孔中 抖落一截休止符 而夢囈如始 保持原有深度 (塗湘奇作於浙江甌江龍灣QQ407973408)

| 6th Jun 2012 | 一般 | (3 Reads)
當清風撩起 明月掛在窗簾上 心魂浮動 思戀 印刻昨日笑臉 回味秀髮間的唇 慾望 竟在此刻張揚 淡淡的雲兒 踮起腳尖 迷戀上 遙遠遙遠的 山 山的那邊 輕飄的夏雨 -------捨秋子

| 29th Apr 2012 | 一般 | (5 Reads)
剛剛調了單位,整理從前的抽屜,翻到兩張舊報紙,上面有自己的兩篇文章。很久以前寫的東西,現在看來,卻也清晰如昨。好長時間沒有寫這樣一氣呵成的文章了。那上邊酒後的自白就像一位老友在一旁耳鬢廝磨,恍若隔世。 於是想起來,自己好久都沒有醉過,上次喝醉是在一位老友回來,喝得天昏地暗,一塌糊塗,以至找不到回家的路!現在也記不清當時喝了多少酒,酒後都幹了一些什麼,也無從所知。只是覺得世間眾生,在很多時候與酒倒有某些相似: 某些人,好比紅酒,用眼觀之,沉靜誘人,怎麼看怎麼舒服,初交,清新甘洌,浸人心脾,待至細品,則回味無窮,及至深處,則醉人於無形…… 某些人,好比白酒中的百年名品,用眼觀之,色清醇厚,隱隱透著大氣,初交,芬芳濃郁,待至細品,則纏綿悱惻,及至深處,只願長醉不醒。 某些人,好比世上的名牌,用眼觀之,道貌岸然,奢華中透著輕浮,初交,香重味清,待至細品,則渾然無味,及至深處,只恨當時貪念太重。 某些人,好比坊間勾兌之物,用眼觀之,清濁自現,洋洋灑灑於世間,初交,深淺濃洌各不盡同,待至細品,則味盡辛來,及至深處,頭重腳輕,令人不堪。 某些人,則好比自釀的原漿,用眼觀之,濁中帶愚,初露鋒芒於未然,初交,則濃郁悠長,待至細品,則歷久彌香,及至深處,則渾然不覺,恨不能再來三懷。 嗟乎!酒之於人,其時久矣,人之於酒,何嘗不是!人之品酒,仁智自在心中,各人造化不同,其中滋味千差百異。而人品比酒,則清濁自現。我所飲酒不多,見人亦然,然以拙見品酒品人,恐令諸公冷眼笑之也未可知,只是,我喜飲酒,亦喜觀人,喜做詩,亦喜做人,喜謹慎,亦喜放縱,喜冷眼看世間,亦喜笑面對人世,喜入世,亦喜出世,我本山中一閒人,耽得散文覓知音! 文章來源:呂亞芝執業醫師 |DMN Daily | 洛桑丹曲的部落格 |CJR Daily | 瘦身美女的居家生活 |向日葵的美容博 | 青青李子:世界是?的 |李雲雷的BLOG | 卑微之心 |含羞的玫瑰,怒放的生命 |

Next